2021-04-14

新店美食-喫茶枝音 老派明治浪漫,海王星冰淇淋蘇打、甜點咖啡的跳躍時空旅行

為了喜歡的「喫茶枝音」,來新店景美一帶也不嫌遠。拱形的窗、復古的花燈、日文歌曲,好美的海王星冰淇淋蘇打、滿是鮮奶油的維也納咖啡,再點份好吃的蘋果派或其他甜點、三明治、咖哩飯。喫茶枝音像是日劇裡會出現的那種咖啡館—少女浪漫,有好多對未來生活或夢想的感覺。

新店景美美食:喫茶枝音,台北復古咖啡廳、喫茶店

喫茶枝音的窗,如一道五芒星魔法陣,把在店裡的人們和外面的世界,隔絕成不同的平行時空。

自離開喫茶枝音後,我的音樂歌單,多了好多好多首輕快、復古的日文歌曲。

鮮少來到新店、景美這塊區域,一直以為遙遠,查詢路線才知道捷運古亭站、公館站、萬隆站外,便有公車直達。

果然有些事不做便不會知道,其實未如所想的難。

「下週有空嗎?」出發前兩天,有一陣子沒見的朋友綿羊傳訊給我。

看了行事曆,週一二正好有些時間,為了朋友記憶中的拉麵味道,來到較陌生的新店、景美一帶。查詢地圖才得知,名單內的喫茶枝音,正巧不遠,大概是沿著堤防河岸走往景美女中方向。約14分路程的距離,作為散步,剛好;飯後喝杯咖啡敘舊,更好。

初到喫茶枝音的第一眼,被發亮的魚缸深深吸引。裡面雖沒有魚,卻擺放了小的常夜燈和些許海草,那亮晶晶的魚缸,似是未因社會化而消失的童心。

提供甜點、輕食、咖啡等飲料的喫茶店,第一間是東京「可否茶館」,於1888年的明治時代。

在明治後期,約1920年時,越來越多的喫茶店設立,有的也發展為娛樂、社交場所形式。台灣的日本喫茶店也大約在此後開始,到了昭和時代,喫茶店已然盛行於日本,更延伸結合音樂的喫茶店。喫茶店的靈魂越來越多,各家有不同的主題和個性。

長崎車站前的「旅人茶屋」,在滿是咖啡杯的牆面,選上喜歡的杯子,吃著當時還是500日圓的「モーニング サービス」早餐套餐。一杯咖啡、沙拉、烤吐司和水煮蛋,帶走浪漫的旅行情調,隨心情畫下自己的故事,留於旅人茶屋的牆面上。

姬路「Hamamoto Coffee」,學著姬路居民的吃法,來一杯虹吸式咖啡搭上姬路名物「杏仁片吐司」。

淺草「銀座 Brazil」,元祖豬排三明治和薑汁汽水的泡泡。和日本部分老喫茶店一樣,保留了可抽菸的文化,或許是太想感受這些老派文化,平時厭惡煙味的我,竟也可暫時性的入境隨俗,待餐點吃完,結帳後傖惶離去。

最近一次去的日本喫茶店,是2020年2月冬天,也是目前最喜歡的「喫茶 Park」。

櫻山神社、盛岡城跡公園對面巷子裡,穿越過鳥居,便可以看到白色小屋前,擺放著霜淇淋立燈。奶奶親手做的紅豆奶油鬆餅和牛奶霜淇淋,和她可愛的笑容一樣,至今無法忘懷。

角落小小的一人桌位,一盞檯燈、五本書籍,如特別的VIP位,盡情地享受獨處時間。

可否茶館開設的那天—4月13日,被設為喫茶店之日(喫茶店の日)。

每每看到各種特別的紀念日,貓之日、富士山之日等等,都會有「日本人真的很會過節日」這樣的想法。我們碰巧的,正好在喫茶店之日這天來到了喫茶枝音,還真是可愛的巧合。

把喜歡的古物元素和音樂,搜集起來。少女浪漫—大概就像是日劇裡會出現的那種咖啡館,有好多對未來生活或夢想的感覺。

透明玻璃櫃裡的咖啡罐,上面是《城市獵人》的角色。“小虎咖啡”,我搜尋著上方的字,找到了郭富城以前拍的廣告

「受不了的酷」,以前的人怎不覺得尷尬?應是郭富城太帥了。

  • 喫茶枝音的代表圖案為貓頭鷹和「貓頭」鷹,店裡各處能見到貓和招財貓的圖案,猜想店主枝枝也是貓奴。

我望著喫茶枝音的窗戶,店裡響起Sunny Day Service的《Osenbei》(おせんべい)。

おせんべいを買って行こう、ぼくらがまだかじれるうちに,看向街外來往寶橋好橫跨景美溪通勤的車流,一靜一動,分割成了兩個不同的時間軸。

喫茶枝音菜單

  • 離去前拿著這手寫的菜單結帳,和日本的喫茶店、老咖啡館一樣。不過喫茶枝音的小卡還能帶回家作為紀念(背面是好看的圖案),現在這張正貼在我家牆上。

喫茶枝音菜單,和店名同名的配方豆咖啡「枝音」、單品冰/熱咖啡、牛奶咖啡、維也納咖啡、枝枝奶茶、熱巧克力,和喫茶店少不了的冰淇淋蘇打。吃的另有蘋果派、巧克力蛋糕、火腿起士三明治、焗烤咖哩厚片吐司、限量的起士乾咖哩飯。

女孩說,「還有一款抹茶塔,沒在菜單上面」。

可惜那天吃飽了飯才來,吃不了想吃的焗烤咖哩厚片吐司,也吃不了隱藏甜點抹茶塔,點份我無法抗拒的蘋果派和飲料已是極限。

冰淇淋蘇打,喫茶店定番飲料

#冰淇淋蘇打−海王星 $200元

喫茶枝音的海王星,真的好美。我想起了《美少女戰士》裡的海王美智留(海王滿),屬於海王星戰士的她,有飄逸優雅的湖水色捲髮。

日本喫茶店少不了的冰淇淋蘇打飲料(クリームソーダ),尤以綠色糖漿的哈密瓜蘇打,再放上一顆鮮紅的漬櫻桃,這樣的組合最為經典。如今台北流行的咖啡館也走以喫茶店風格,哈密瓜冰淇淋蘇打不用再遠赴日本或者辛苦尋訪才能品嚐。

以前的東京銀座資生堂藥局(現為SHISEIDO PARLOUR),在1902年時引進冰淇淋蘇打,雖然冰淇淋蘇打於Robert McCay Green在1874年發明後開始流行起來,但卻是日本冰淇淋蘇打最早的起源。

朋友住在新開的喫茶店秋波附近,讓他也好奇什麼是喫茶店文化,他用所查到的知識融會後問我,「是可以喝咖啡吃甜點的地方吧?」,「啊,還有冰淇淋蘇打」。

於是他點了一杯海王星,在我點餐回到座位後,他正好拿了店裡那本《海王星》坐了下來,真巧。瞧他開心地挖著冰淇淋吃,喝下冰涼汽水,臉上那充滿童心的表情,不用問,便已告訴我消暑清涼之外,還多了開心。

走來的路上他說,原本他想帶本書,但想想決定空手,今天的狀態不想拿東西,是啊⋯⋯他就是這麼一個隨遇而安的人。

幸好他最後決定沒帶書,不然就不會發現到《海王星》了吧!

「生命的一切起源來自於水」他指著書前序跟我說,門口那發著亮光的水族箱,似乎也對應了這句話。

維也納咖啡,老派約會之甜美

#維也納珈琲 冰 $180元

非刻意的,卻習慣性地在各間老咖啡店點上維也納咖啡。「雪可屋」是如此,「上上咖啡」是,「明星咖啡館」也是;到了台中的「中非咖啡」,依舊被潛意識地習慣制約,就當這是老派約會的甜美。

  • 維也納咖啡杯墊上的圖案,正好是我所喜歡的月亮。又是海王星又是月球,穿越到了太空,進行銀河之旅。

擠上鮮奶油和彩色巧克力米,甜柔的維也納咖啡,是少女的浪漫。

我在充滿懷舊少女的氛圍,點了杯極為女孩的咖啡。喝到最後是果實的苦味,像是來個反差,柔柔地添了不同個性。

蘋果派,無法抗拒的甜點風味

#蘋果派 $160元

無法抗拒的甜點之一,蘋果派在其中。

脆柔的蘋果派,非熱騰騰的類型,但那清脆酸甜層次的糖煮蘋果,可好吃了。底層還有酥香的千層酥皮,柔柔的奶油,好柔和舒服。

《和日本文豪一起喝咖啡》書上的泉屋餅乾,跟著古川綠波一起進入時空旅行,在老銀座漫步。

「啊,好想吃看看夾著羊羹的西伯利亞蛋糕。」

這趟時空旅行,再隨著吉井勇來到日本咖啡廳起源,是銀座的春天咖啡館。

店裡濃郁的紅茶香,把我拉回了台北。待了兩小時多,到最後,我還是沒能消化胃容量,點那份咖哩厚片吐司。

“ もうすぐ夏が来るそうだ 

喫茶枝音 營業時間資訊、捷運交通

連結|FacebookInstagramGoogle Map

地址:台北市文山區木新路三段403號(消防隊寶橋旁人行道走進來)

電話:02 2937 0171(目前無提供預約訂位服務)

營業時間:11:00-17:00,固定公休日:週日、一

交通:捷運新店線(綠線)「七張站」步行約17分。建議可以利用Google Map搜尋捷運轉乘公車前往,捷運古亭站、公館站、萬隆站皆有不少公車可抵達。

*無服務費/每人低消一杯飲料/目前用餐時間不限時/有提供插座

你也許會喜歡

發表留言

向上滑動